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道德讲堂讲稿2 (1)

发布时间:

道德讲堂——做“革命”路上的一滴水
XXX,XX 组织了一次红色家书诵读活动,因为参加这次 诵读活动,我才开始认真地捧读红色故事。一封封镌刻着革 命先烈们坚定的革命信仰、坚贞不屈的崇高气节和舍家为国 的民族大义的家书,不禁让我肃然起敬;一封封浸透着先烈 们对敌人的深恶痛绝、对亲人的种种不舍和对胜利的无限渴 望的家书,让我感慨良多。
《红色家书》共收录了 31 位革命烈士的家书,他们多 是英年早逝,*均年龄只有 28 岁,其中最大不过 40,最小 也才 20。然而,他们虽然年轻,但是他们从不畏难,从不怕 死。“大丈夫头可断,志不可屈”,他们说“死可以,变节是 不可能的”“砍头不过是告老还乡”, “死是一快乐事,尤其是为革命”。他们虽然年轻,但是他 们都默默坚守着共同的信念。“(敌人)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, 决不能丝毫动摇我们的信仰”,“我们虽然死了,我们的遗志 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”。翻看一封封家书,不难发现,“继 我志”是他们共同的遗愿。他们虽然年轻,但是他们大多是 革命队伍中的领导者。夏明翰,牺牲时 25 岁,时任中共湖 北省委常委;邓贞谦,牺牲时 21 岁,时任中共安源市市委 委员;邹子侃,牺牲时 20 岁,14 岁时就曾任校党支部书记, 死前在狱中是狱中特别党支部的负责人之一,指挥了 70 人 的越狱暴动计划。他们虽然年轻,但是他们大多满腹才华。 卓凯泽 20 岁时就曾编写了在当时很有影响力的《青年*民 读本》四册,同年又被调往团中央宣传部编辑《中国青年》。 殷夫,19 岁时就写下了著名战斗诗篇《别了,哥哥》,我们

所熟知的一首诗: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。若为自由故, 两者皆可抛。”也是他 19 岁时由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著名诗 作《自由与爱情》翻译过来的,并作为我国翻译界的样板, 广为传诵。而书中收录的烈士家书也有不少都是诗作。
《红色家书》收录的红色故事只是血与火的革命年代的 冰山一角,还有无以计数的革命烈士,为了取得革命胜利, 甘愿抛头颅,洒热血,奉献了青春,牺牲了生命。他们用血 肉之驱的殊死搏斗诠释了一不怕死,二不怕苦,勇往直前的 革命精神。他们如滴水穿石般前仆后继成就了新中国。于滴 水而言,即使牺牲了生命,在消逝的瞬间,他们也并不能看 见自身的价值和成果,然而,水之轻飘较石之顽固,但终能 穿石是伟大而不可思议的。每一名革命烈士,就像是那一滴 滴水,甘于奉献,甘于做总体成功的铺垫,艰苦奋斗,至死 不渝!
反观现在的我们,19 岁、20 岁时,我们大多才刚入大 学不久,还沉溺于大学校园的象牙塔中,不识人间烟火。即 使是如今,我们大多已为人父母,也不能说实现了多大的社 会价值。对比于革命先烈,新时代的安逸生活让我们消磨了 斗志,淡化了信仰,甚至遗忘了初心。这让我想到了前段时 间看到的一篇文章,其中有这样一句拷问:今天,对于不少 人来说“革命”仿佛是一个已经久违了的词汇,“革命精神” 似乎属于过去时,然而,真的是这样吗。”
纪伯伦有句名言:“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以致于忘记了 为什么而出发。”这和***总书记对全党的告诫“我们走 得再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”意义是相通的,他强调,“不 忘初心,牢记使命,就不要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,我们是革

命者,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”。这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反思。 今天的中国海晏河清,欣欣向荣,人民安居乐业。没有枪林 弹雨,不用随时面临生离死别,我们传承革命精神最好的方 式,是坚持做好“革命”路上的一滴水,艰苦奋斗,甘于奉 献,努力实现他们曾用生命去坚守的革命理想,往大的方面 说就是实现共产主义理想。具体来说,对于我们基层干部, 这里的“革命”更多的应该是“自我革命”,发扬艰苦奋斗 的革命精神。在学*上艰苦奋斗,提高专业素养,做“有本 事”的干部;在工作上艰苦奋斗,全力完成组织交代的工作 任务,做“有担当”的干部;在生活中艰苦奋斗,严守生活 纪律,克勤克俭,做“能吃苦”的干部。




友情链接: